龙凌这一趟走的并不顺利,因为腹内的洪水太多,如果不想再出一场洪灾的话,就务必要妥善处理。

  思来想去,最后他带着满腔洪水去了老家云雾海。

  他想,也只有海里才能容纳这么多江水吧!

  可到了云雾海之后,他才发现这个想法错了,因为云雾海的水位不知什么时候竟然也上升了,若是再把这半江之水倾入,那这附近肯定又得发一次大水。

  无奈之下,他只得强忍疼痛,到处去找合适的地方。

  这一找,就是半天。

  等他跨过高山,越过湖泊,几经曲折后,才终于找到了几处适合的放水的地方。

  第一个,便是西北方向。

  热日炎炎下,干涸的河床裸露在外,田地里的泥士都开裂了,庄稼垂头丧气的耷拉着,光屁股的孩童坐在门槛上,神情呆滞。

  很明显,这里缺水,严重缺水。

  龙凌大喜,忙将腹内的江水倾入湖泊,不过他很有分寸的没有全泄,因为此湖的大小根本容纳不了全部的江水,最多只能容纳五分之一。

  不过,饶是如此,龙凌也很开心了,毕竟能放一部分是一部分,如此疼痛也能减轻些。

  所以,接下来湖泊四周的村民,就见到了这一辈子都不可能望却的场景。

  ”龙吐水!“

  吐掉五分之一江水,湖泊的水位已经几近满溢,龙凌舒了口气,正欲腾飞去别处放水,就见底下的百姓纷纷从家里涌出。

  对着他的本体一脸崇敬的叩头,嘴里还一直称呼什么龙神,龙神的。

  龙凌不知他们是如何认出他本体的,却觉得‘龙神’这个名字甚是好听。

  想着,身影忽然在空中停住,然后只见他龙口大张,一道水柱从口中喷出,到了半空又变成了点滴雨水,籁籁而下。

  豆大的雨点砸在脸上身上,地上的百姓却欢呼起来,他们纷纷起身跑进家门,拿出家里所有能装水的物件,顶上头上。

  看着他们这欢腾劲,龙凌忽然有些懂了。

  ”这就是助人为乐吗?“

  为什么他也跟着有些高兴呢!

  想到这,它扬扬龙须,在百姓们的感激声中腾空而去。

  当腹内所有的水放完,龙神现世的事渐渐传扬开来,并且因为今日这一番作为,龙神司**的传说在整个大周传开。

  不久后,百姓们为求风调雨顺,五谷丰登,纷纷在各地兴建龙神庙,以供香火。

  龙凌不知道,他的一时侧隐给自己日后带来了多大好处!

  不过,这都是后话。

  现在的他,还在为许清妍奋不顾身帮人,而损伤已身的举措感到愤怒呢。

  悠悠然回到先前的地方,就见许清妍依旧昏迷着,安静的躺在草丛里,因为有龙鳞护着,根本没有野兽敢靠近这里,所以她毫发无伤。

  收回龙鳞,龙凌一拂袖子,和许清妍一起消失在原地。

  几日后,夕阳渐下,宽阔的官道奔驰着数量马车。

  许清妍一睁眼就发现自己在马车里,还不待她回神,就见一左一右扑来两个脑袋。

  “姐姐,你醒了!”

  ”太好了,你再不醒,我们都要担心死了。”

  ”小姐!“灵仙激动的叫了一声。

  许清妍撑着车厢坐了起来,茫然道:”什么时辰了?“

  ”快到酉时了。“许清文抱着她胳膊撒娇道:”姐姐你都快吓死我们了,你这一觉也睡得太久了吧,俊哥说,你要是今天还不醒,他就要修书回家告诉爹娘了。”

  “修书?”

  ”嗯。“许清俊插了进来:“原本几日前你没醒我们就打算回程的,可龙大哥说姐姐只是太累了,并无大碍,说是过几天就会醒,所以才一直托到现在”。

  说着,又控诉道:“只是这也太吓人了,哪有人这样不吃不喝连睡几天的。“

  ”等等,你刚才说我睡了几天?“许清妍忽然惊醒。

  ”是啊,睡了七天,可担心死我们了。“

  许清妍脸色一变,掀开窗帘往外瞧:”那咱们现在到哪了?”

  ”刚过了陈州地界,再有几十里就到胶州了。“

  ”胶州!“许清妍楞住:“咱们原定路线不是去滕州吗?怎么到胶州来了?“

  许清俊指了指对面的龙凌:“龙大哥说的,听说是在打仗。“

  ”什么!已经打起来了!”许清妍转向龙凌:“什么时候的事?那对方兵力如何?战况如何?可有消息传过来?“

  这一连串的发问,别说众人,就是龙凌都被问的有些懵。

  他定了定神,挑眉道:”你打听这个干什么?”

  许清妍不答,转头看向两小。

  两小茫然的摇头,表示不清楚。

  许清妍顿了顿,叹气道:“算了,我去趟滕州,你们继续前行,我很快回...”话未说完,刚探出马车的身子就被龙凌拦住。

  许清妍转头看他,只见龙凌面目严肃的道:“又想去管闲事?”

  许清妍嘿嘿干笑两声。”那个我就是去看看,一会就回。“

  听了这话,龙凌忽然收回手,坐回马车,闲闲道:”你以为,你还能御空飞行吗?“

  什么意思?

  许清妍警觉起来。

  当即展开始自我检视,片刻后,她神情呆滞的楞在原地,口中喃喃道:”怎么会!“

  ”哼,你现在知道了。“龙凌幸灾乐祸:”原本修为就低,现在好了,丹田受损,筋脉断尽,我看啊,没有个十年八栽的是恢复不了喽。”

  说着又道:“不过,如此也好,省得你总是头脑发热的瞎逞强。”

  ”那不是逞强,我是.....“

  ”不是什么!你想说,你在救人!”龙凌瞪着她,没好气道:“冲出去之前也不先估估自己的斤两。区区筑基就敢对抗一江之水,不自量力!“

  要不是他修为高绝,又是龙族之身,天生喜水,今日恐怕也讨不了好去。

  努力调动体内灵力无果后,许清妍脸色灰败的坐下。

  龙凌见不得她这个样子,又安慰道:“行了,也别脸色这么难看,虽说根基损了,但到底寿数还在,这十年八年对你来说也不长,忍忍就过去了。“

  许清妍没说话,沉默片刻后,又忽的开口,低声道:“改道,去滕州!”

  :。:

欢迎大家访问:海天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htxiaoshuo.com/book/62204/5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