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淮年俯身的更低。

????镜片后的双眸,灼亮又深邃,

????郝燕脸颊爬上两朵绯红,有些慌乱,也有些害臊。

????曾经在这间办公室里很多旖旎的记忆,全部都浮现在脑海里,她下意识的伸手推他,“秦淮年,你别胡闹了……”

????秦淮年眸光微闪,带着几分戏虐,“你脑袋里想什么呢,我只是拿衣服,我们该去医院看女儿了!”

????说罢,他的手臂伸长。

????越过她的肩,拿起搭放在后面的西装外套。

????郝燕大窘。

????这回脸颊更红了,像是一颗番茄。

????秦淮年穿上西装外套后,郝燕也起身,和他一起出了办公室。

????见到两人出来,任武立即就迎上来,“秦总!”

????触及到任武微微惊讶的目光,好像意外两人这么快出来,郝燕羞的耳朵都发烫了。

????秦淮年倒是一派淡然,“嗯,最上面两份重要文件,直接传给国的乙方!”

????随即又道,“等会我自己开车,你也早点下班吧!”

????“是!”任武恭敬的回。

????似乎顾及到他身旁的郝燕,语气有些踌躇,“对了秦总,还有一件事……”

????“怎么了?”秦淮年问。

????任武闻言,这才小心翼翼道,“两个小时前,庄小姐来过,说让我转告您一声!”

????郝燕抿起嘴角,她屏息的看向秦淮年。

????秦淮年脸色没什么变化,只是点了下头,“嗯。”

????见她还愣在那里,不禁皱眉,朝她伸出了大手,“怎么杵在那不走,糖糖还在等着我们!”

????郝燕心里顿时照进来些阳光。

????不等她伸手过去,秦淮年已经不耐的牵住她的,大步流星的走进了电梯。

????秦淮年亲自驾驶奔驰大g来到私立医院。

????他们到达时,天色刚刚初降。

????进入住院大楼后,郝燕就轻轻挣开了秦淮年的大手。

????见他眉头轻蹙,她翘起嘴角解释说,“我怕让糖糖看见!”

????秦淮年这才勾了下唇角。

????郝燕心里就更加印证,他越来越黏糊了。

????无菌仓的外面,已经有了一个探病的人。

????不等看清楚长相,从穿着打扮上,以及头顶那一头潇洒的卷毛,就能知道对方是谁。

????秦屿似乎来很久了,坐在外面的椅子上翘着二郎腿,隔着玻璃,正贼心不死又不要脸的一遍遍诱哄着里面的小萝莉喊自己帅哥。

????秦屿握着通讯设备,各种卖力讨好,“糖糖乖,你就叫我一声‘帅哥’来听听好不好?”

????糖糖似乎被他磨的没有办法,特别无奈的抱着小肩膀“帅哥!”

????秦屿听得得意极了。

????一得意起来,他就开始得寸进尺了,“那你再说一下,和你的霸道总裁相比,我更帅一点!”

????秦屿最喜欢和秦淮年一较高下,总想能胜过他,尤其是在小萝莉面前屡屡碰壁。

????糖糖闻言,毫不犹豫道,“霸道总裁更帅!”

????“……”秦屿嘴角抽搐。

????他正不放弃的想继续xǐ nǎo时,郝燕走过去哭笑不得道,“小秦总,你别再教坏我女儿了!”

????秦屿闻声,立即转过头。

????脸上洋溢的喜悦,在看到秦淮年后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

????秦淮年不情不愿的喊了声,“二堂哥……”

????随即,冲她嚷嚷,“小燕子,你怎么才来!我在这里等你半天了,而且给你打电话也一直都不接!”

????郝燕掏出手机,果然有未接的来电。

????她到了秦淮年的办公室以后,怕打扰到他工作,所以调成了静音。

????糖糖一看到秦淮年,眼睛都亮晶晶的,露出羞涩的小表情,小脸红扑扑的别提有多可爱了,和刚刚面对秦屿时的敷衍明显不同。

????秦淮年眸光里也带着对女儿的宠溺。

????只要秦淮年出现,除了妈妈以外,其他人都会被自动忽略,糖糖第一时间的向他表忠心,“霸道总裁,我刚刚是哄他玩的,在我眼里,这个世界上只有你才是最帅的!”

????秦屿“……”

????他捂住胸口安慰自己,没事没事,他还能东山再起!

????糖糖见到秦淮年,像是一只叽叽喳喳的小鸟,声音轻快的和他有说不完的话。

????灯光打下来,画面实在太温馨了。

????秦屿在旁边急的够呛,却也没机会再吸引糖糖的注意力了。

????糖糖白天一直都没睡午觉,晚上又巴巴的等着他们来看自己,握着话筒和秦淮年聊了快一个多小时,张着小嘴打起哈欠。

????等到她睡着后,他们也离开了无菌仓。

????走廊里白色的冷光调,照在人身上,地面上有拉长的影子。

????因为郝燕和秦淮年挨的近,他们两个的影子仿佛是黏在一起的。

????秦屿哼了哼,眯起眼睛审视的问“你们两个怎么一起来的?”

????秦淮年斜昵他一眼,“我们两个昨天还一起睡的!”

????“……”秦屿梗住。

????他没想到他们两个人又重新搞在了一起,顿时将幽怨的目光投向郝燕。

????郝燕不自在的咳了声。

????秦屿问她,“小燕子,你吃饭了吗?”

????郝燕摇头,“还没呢!”

????她一直陪秦淮年加班,结束后两人就来到医院看女儿了,不过她吃了不少零嘴,胃里倒并不空。

????秦屿一听,重新打起了精神,“我也还没吃,小燕子,我馋你做的白粥,要不然现在去你家吧,你再做一份给我尝尝!”

????秦淮年将他的想法扼杀掉摇篮中,“你没机会了!”

????“为什么!”秦屿没好气。

????“因为今晚她要给我做饭!”秦淮年慵懒的勾唇。

????没有理会随时要炸毛的堂弟,他说完后就俯低了俊容,贴近身旁郝燕的耳朵,嗓音低沉问,“郝燕,你房间里的床换了吗?”

????她以前卧室里是一张小床,后来自从秦淮年经常登堂入室后,就大手一挥换上张双人床。

????他们分开后,那张床她一直都在睡。

????郝燕脸颊白皙中透出潮红。

????她小声的摇头,“没有!”

????郝燕听得懂他话里的暗示,再加上他薄唇贴的极近,呼吸就吹在她耳廓的小绒毛上,带来触电的感觉,她垂着的眉眼间都是羞涩。

????他们两个说的是悄悄话,秦屿听不见。正想急吼吼的想要凑过去时,就见秦淮年突然俯身,就将小脸通红的郝燕打横抱了起来,直接把他丢掉阔不离开了。

????。

2

欢迎大家访问:海天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htxiaoshuo.com/book/61998/17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