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尔顿正思索间,赵乾坤抬手敲了敲树干,只见那树冠上结的果子,噼里啪啦全掉了下来,眨眼间堆成了小山。赵乾坤捡起几个递给加尔顿:“拿去,请大家吃果子!”

  “大……大家?”加尔顿楞了一下:“你是指船员和士兵们?”

  “不然呢?”赵乾坤摸了摸下巴:“也是,好几千人呢,这点不太够哈,我再种几棵!”

  “不用!够了!”加尔顿急忙阻止,结果赵乾坤递过来的果子,感觉有些沉重得可怕……

  这一颗,可就是一艘海龙级战舰啊……

  …………

  加雷岛,阿历克斯收到了来自寒龙领的消息。

  “什么?”看到了信鸥带来的信,阿历克斯惊讶得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立刻吩咐下去:“快,通知各位领主来大厅开会!”

  很快,十一位领主都到齐了,疑惑的望向阿历克斯,不知道这位盟主有什么事这么着急。这位新晋的公爵大人,展开一封信件:“我留在寒龙领的手下刚刚来信,有一支庞大的舰队,挂着诺森的旗号,从北海开来,刚刚经过寒龙领!”

  “诺森帝国的舰队?”众位领主听闻大惊,纷纷躁动不安起来。

  在西卡罗州的北方海域中,赛兰人的舰队一向是所向披靡的!与狮心毗邻的银岭帝国,国土上窄下宽,北方海岸线很短,东部的伊利昂雄踞东海,不太参与北海的事物。比来比去,只有占据了卡拉森半岛的诺森帝国,在海军实力上可以和赛兰群岛相抗衡!

  不,因为赛兰群岛十几块领地各自为政,诺森帝国的军队更加团结,所以如果爆发海战,没有狮心帝国本土的支援,赛兰冰海大概率不是诺森帝国的对手!

  尤其是近些年,蒸汽机技术的不断改进,让诺森和伊利昂都造出了不少混合动力的巨舰,更进一步的破坏了海上力量的平衡!

  因此,当听说诺森帝国出兵的时候,诸位赛兰领主的心都咯噔一下!

  “可是……这没道理啊……”一位络腮胡子的领主质疑道:“寒龙领属于狮心帝国的领土,诺森的舰队应该是禁止入内的!”

  “蠢货!现在已经不是了!”另一位光头领主骂道:“现在这里归属我们赛兰反抗军,诺斯曼那个家伙,肯定是打着帮助平叛的旗号来的!”

  “那也不对!”另一位须发皆白的领主,摆弄着自己编成了麻花辫的胡子问道:“就算他们真是来对付我们的,战争结束之后,北海怎么也该封冻了,他们要怎么回诺森,难道打算顺势攻占狮心本土不成?”

  “难道不能停靠在狮心的港口吗?”

  “你傻啊,不请自来的‘援军’,你会欢迎嘛?”

  “也或许他们打算直接拿下我们赛兰群岛!”之前的光头领主一拍桌子:“这帮诺森蛮子,早就眼红我们赛兰群岛的物资了!”

  “那他们可有点不自量力了!”麻花辫胡子撇了撇嘴:“我们的联合舰队也不比他们差,在家门口还能让他们给欺负咯?老子能打得他们找不着回北海的路!”

  众人你一句我一句,谁也想不通诺森出兵的动机,最后,还是阿历克斯拍了拍桌子,停止了争吵:“你们忘了,还有一种可能!”

  “诺森帝国,是狮心主动请来的援军!”

  “你说什么?”众位领主表示不信。

  “你们忘了么?”阿历克斯眉头紧锁:“之前得到的消息,卡伦特家族还有贞德没有被恶魔污染,现在已经被推举为女皇。”

  “那又怎么样!”众位领主将桌子敲得叮当乱响:“我们可不会承认一个娘们当我们的王!塞兰的男人,绝不能听女人的使唤!”

  “听不听调遣暂且放在一边!”阿历克斯皱眉道:“你们别忘了,贞德除了女皇,还有一层身份,是圣堂的圣骑士!如果她向圣堂求援,圣堂委派诺森来援助呢?而且我听说贞德和诺森的圣骑士卡梅伦私交不错,说不定这次率领舰队的,就是这位花剑骑士!”

  “圣……圣骑士?”一听说圣骑士的名头,领主们都有些顾忌。

  赛兰人虽然天生彪悍,体格强壮,但是缺乏系统的武道传承,大多是靠天生的蛮力战斗,所以这里的战士平均素质很高,但是顶尖的高手却不多见。现在在场的众多领主,都号称是能征善战的高手,但除了黄胡子这位正牌的冠军武士,还真就是阿历克斯算得上最强!

  阿历克斯本来天赋就极好,年纪轻轻又在发育期,虽然一年半以前还是三阶的水平,但是经过学院导师们的悉心教导,再加上自己努力,早就已经通过了四阶的认证,跻身一流高手的行列。

  在场的诸位领主,基本也就是三到四阶的水平,其中有四阶战职的也就两三位,比起阿历克斯,无论年龄还是技术都不占优势。

  诚然,三阶战职,在强者为尊的军队里,也是非常优秀的战士,狮心本土,乃至西卡罗州其他国家的贵族们,能达到这个水平的也是凤毛麟角。这群咋咋呼呼的领主没有低于三阶的,也足以说明赛兰人天生的强悍。

  “如果真有圣骑士,就交给我来对付!”这时候,黄胡子上前一步,声音低沉却极有力量!

  见他出面表态,诸位领主们都放下心来。

bet356怎么存钱  阿历克斯这个名不正言不顺的公爵,这次能让这么多贵族俯首帖耳,黄胡子功不可没。这家伙是海尔罗转门派到赛兰群岛整合船队,为大移民计划做准备的。为了让他能更好的完成任务,海尔罗将他救出来后,还教给他一些隐士峡谷秘传的武技和锻炼方法。黄胡子本来就十分渴求力量,得到教导后自然勤学苦练,实力比原来更进一步,扎实巩固。再加上庞大的体型和天生神力,寻常的圣骑士,还真未必是他的对手!

  见诸位领主平静下来,阿历克斯也拍了拍信件:“我的人是用信鸥给我传递消息的,信鸥的速度,估计从寒龙领飞到这里需要两到三天,也就是说,这是两三天前的信息。信上说那支船队正全速南下,从现在算,估计三天之内就能来到加雷!诸位,我召集大家来,是希望大家尽快修整自己的船队,咱们反抗军的第一场硬仗,就要到来了!”

  …………

  为了迎战,整个加雷岛都进入了战备状态。

  不算卡俄斯伯爵的话,剩下十二个领主,最少的也带来了十几艘战船,最多的是阿历克斯,足足带了八十条战船,其中大舰便有十三艘,十几位领主加在一起,足有超过四百艘大小战船停靠在加雷。不过与诺森帝国那样的正规军不同,赛兰冰海的诸位贵族,每个人的战船都是不一样的,风格,尺寸完全不统一,其中甚至有缴获的海盗船……当然,也可能是假装成海盗船的战船……

  不过这样千奇百怪的船只排开,倒也有一番别样的壮观威武。为了供给这样一支庞大的舰队,加雷岛上的劳动力基本都被抓到港口去做壮丁。这些平民看着如此庞大的舰队,都吓得两腿打颤,不知道领主老爷们打算干什么大事。不过这也不是他们该操心的,只知道按照吩咐,埋头干活就好了。

  时间一天天过去,终于,派出去的侦查快船发回报告,在加雷岛以北一百三十公里的地方,发现了舰队的踪影!

  手里捏着信鸥的传回来的纸条,阿历克斯嘴角露出一抹冷笑,登上船头,传下号令,全军出击!

  随着旗语手挥动旗子,命令传递开去,一艘艘战船驶离港口,为首最大的那一艘,就是阿历克斯的旗舰,船头的海神雕像上,吊下一股绳子,下面还拴着个人,随着船体的起伏晃来晃去。

  这个可怜的家伙,正是之前在宴会上反对阿历克斯的卡俄斯伯爵!

  在众多赛兰贵族严重,这位卡俄斯伯爵就是狮心本土的代表,要推翻狮心帝国的通知,自然要先拿他开刀祭旗!可怜这位老伯爵,快六十岁了,还要遭这个罪。肉体上的折磨倒还罢了,精神上的羞辱才是最严重的。老卡俄斯甚至心中乞求,突然蹦上来一只鲨鱼把他吞了算了!

  阿历克斯站在旗舰的船头,看着浩浩荡荡的船队跟着自己,心中感觉到无比满足。

  他是前任屠龙者大公,也就是特拉维斯的父亲,在五十五岁那年和家里的赛兰女佣生下的孩子。因此,阿历克斯和他同父异母的哥哥,年龄差了将近三十岁。

  狮心帝国的贵族很看重血脉出身,贵族和平民之间的爱情故事,通常只存在于戏剧和小说之中。通常,平民所生下的孩子,不但没有继承爵位的权利,就连在家族中的地位,也远不如其他兄弟。而即便为领主大人生下了孩子,平民的女子,也不可能和那些贵族太太们相提并论。

  下人永远是下人,无论她有多大的功劳!

  相比于传统刻板的狮心本土,赛兰冰海在这方面要更开放自由一些。屠龙者大公当年已经丧偶,虽然不能给阿历克斯的母亲一个正经名分,但好歹让她摆脱了下人的劳动,过上了有实无名的贵族生活。因此,阿历克斯人生的最初几年,过得还算快乐,虽然那位屠龙者大公并不曾称呼他为儿子,但生活富足,衣食无忧,还有母亲陪伴在身边,阿历克斯还算是体会到了母爱的温暖,度过了一个幸福的童年。

  阿历克斯对自己的生父印象很模糊了,只记得那是一个相貌威严,身材高大的男人。他经常发怒,不是对阿历克斯的母亲,就是对他那三十多岁,跛脚肥胖的哥哥。然后,在阿历克斯五岁那年。这位暴躁而威严的父亲,就因为心脏病死去了,

  而这位大公爵,在心口剧痛,几乎无法呼吸的时候,做的人生最后一个决定,就是抬手指着阿历克斯的母亲,吐出了最后的一个词:

  “陪葬!”

  当时的阿历克斯,并不知道这个词的意思,但就算知道又能怎么样呢?

  他只是一个五岁的孩子,什么也改变不了。

  老公爵的遗愿自然是要忠实执行的,而执行者,自然就是下一任屠龙大公,阿历克斯同父异母的哥哥,特拉维斯?屠龙者!

  年幼的阿历克斯并不明白这一切的缘由,只知道,自己的母亲跪在那个跛脚的胖子面前,涕泪横流,苦苦的哀求。但最后,得到的是最冰冷的答复……

  然后,他就永远的失去了母亲。

  阿历克斯的少年时代,是在特拉维斯的监护下长大的。

  平心而论,这位跛脚的胖公爵,对自己这个弟弟并不差,他找老师教导他知识,礼仪和武技,向他讲解屠龙者家族的光辉历史,让他以屠龙者这个姓氏为荣。

  但是,这对兄弟的相处,却并不像兄弟,更像是领导与下属,主人与仆人。

  特拉维斯对着个年龄可以做儿子的弟弟,从来没有付出任何亲情,两人的交流,除了考教功课,便是训斥他犯的错误。这让年幼的阿历克斯,对自己的哥哥,有一种植入本能的恐惧!

  这恐惧,比当年对父亲更甚!

  而这段时间,是阿历克斯人生中最无助,最可怜的时间。他感觉自己的人生被人安排好了,完全没有反抗的余地。

  虽然他名义上依旧是公爵之子,但是身边的仆人,老师,对他都没有应有的尊重。也是在那段时间,他知道了同为公爵之子,自己的身份,和哥哥有什么不同。

  也正是在那段时间,他听到了一个让他毕生难忘的词:“杂种!”

  后来,阿历克斯渐渐长大,他变成了一个帅气强壮的小伙子。在他十六岁那年,特拉维斯委派给他一个任务,让他前往极地大陆,看管太古龙的封印……

  刚接到这个任务的时候,阿历克斯非常兴奋!

  他觉得这是一个机会,一个让他远离自己那可怕的哥哥,能够独当一面的机会!

  阿历克斯欣然答应,然后,就常年驻扎在了极地大陆的温柔镇。

  初至极地大陆,他有一种天高任鸟飞的快感。在这里,他接触到了形形色色的人,结识了许多和他一样金发碧眼白皮肤的赛兰人,听到他们诉说着来自各个地方的见闻,抱怨着贵族老爷们对他们的鄙视。那话语虽然粗鄙,但是直接,在这里,阿历克斯将自己带入了被鄙视的赛兰人,慢慢种下了种族仇恨的种子!

  尽管他知道,自己体内,就有一半最高贵的血统……

  :。:

欢迎大家访问:海天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htxiaoshuo.com/book/3028/6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