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静漆黑的夜幕下。

  一道并不显眼的人影,孤独的站在半空。

  同一时间,整个索奥睿斯境内,所有活着的生物,全部陷入一种昏昏沉沉的假眠状态。

  埃弗轻缓一口气,回头望了眼青年,接着便向空中的人影靠去。

  天空另一侧,一道略显淡薄的黑色雾气,也歪歪扭扭的靠近过来,雾中闪烁着两道红豆大小的光芒。

  黄衣青年松开紧握剑柄的双手,静静看着空中伫立的三人。

  踩踏声响起,斗笠女与白衣青年也先后来到黄衣青年身边。

  “涅墨西斯死了。”

  看不清模样的人影黑袍下,传来沙哑的声音,不像哈涅斯那种宛若破损风箱般的噪音,而是带着一种无尽沧桑与风霜。

  埃弗仿佛确认一般朝另一边看了一眼,然后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没办法,事发突然,我跟哈涅斯状态都不好。”

  人影点了点头,没有继续追问下去,“既然想要成为神使,就要有解决对手的能力,他死在别人剑下,只能证明还没有做好成为吾等同伴的准备。”

  已经只剩孱弱灵体的哈涅斯,深有所感的点了点头。

  人影倏而扭头看向他,引得黑雾霎时一颤,像是受到了莫名的惊吓。

  “你也很丢人,连身体都丢了。”

  黑雾中幻化出一张老脸,有些赧颜的晃了晃头:“没办法,这边的家当基本都折在利亚了,你让一个死灵法师怎么对付这种剑士?要是能取来渊域里的家当,我早就把他们……”

  话音未落,哈涅斯眼前就出现一团模糊的黑雾,接着便有数十道体型高大、肤色发紫的巨人从黑雾中踏出。

  哈涅斯瞳孔一缩,脸上则满是喜色,像是看到了最喜爱的玩具,用没有实体的手,在巨人身上“摸”了几下,诧异道:“你已经恢复到这种程度了?连我家里的‘玩具’都能直接送到这里?”

  人影摇了摇头,“暂时只有这些。”

  “够了够了。”

  哈涅斯有些兴奋的搓了搓手,随即黑雾便化作一道流光,钻进为首巨人的头顶。

  下一秒,如同冰块破碎的声音扩散开来,十二具巨人尸体同时睁开眼睛,瞳孔中泄出猩红色的光芒。

  “来来来,那个小女娃,让爷爷好好再疼疼你——”

  阴冷的笑声从为首巨人口中发出,紫黑色的皮肤开始散发出另一种诡异的淡绿雾瘴。

  然而还未等他向前踏出,就被旁边伸出的手拦下。

  “不急。”

  见贝努克发话,哈涅斯只能略显不忿的哼了一声,然后老老实实在原地停下。

  黄衣青年来到屋顶,即便在看到早已绝迹、只出现在上古传说中的巨人时,也只是眼神微晃了一下,脸上始终挂着那副雷打不动的淡然笑容。

  “在场的,应该是我们双方的最终战力了吧?”

  黄衣青年率先开口,“你我都知道这一仗牵扯太多,不可避免,不过至少子啊开打之前,也让我们知道诸位的名号吧?”

  白衣青年马上跟道:“至少在给你们立碑时,不至于用无名氏代替。”

  埃弗嘴角一扯,正要反击,居中的贝努克摆了摆手,笑道:“可以,不过按照贵族礼仪,在询问别人名讳时,你们是不是要先自报家门?”

  “我们兄妹三人的情报,你们了解的还不够多吗?”黄衣青年反问道。

  “终归没有亲自踏足过西大陆,只从其他同伴那里听闻过一二,未必详实,远不如本人亲自来介绍方便。”

  贝努克的声音中不存丝毫情绪起伏,就好像在询问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

  事实上,他刚从长时间的沉睡中醒来,对于这三位新一代辰家族的天才,确实不是很了解。

  而曾将去过西大陆的迪玛利奥,也并未将太多关于辰家族的情报透露给其他同伴,这倒不是他有存私之心,纯粹只是因为上面几位大人的吩咐,或许还有什么其他布置。

  黄衣青年也没有拒绝,自我介绍道:“斯坦拉奇辰,辰家族第十十五代长子,这两位是我的妹妹和弟弟,莫妮卡和博赛拉,家里排行老二和老三。”

  人影点头道:“贝努克,第三神使。这两位都是我的同伴,第七神使埃弗、第八神使哈涅斯,之前算是受到几位不少照顾。”

  接着便是一份短暂的沉默。

  双方都在观察对方。

  贝努克着重注意的,还是三人所配之剑。

  毕竟对抗高等级剑士,如果能够将他们的秘剑属性摸透,就相当于掌握了主动权,能够提前思考应对方法,会有事半功倍的效果,

  至于斯坦拉奇这边,还是将重点放在了这位新出场的第三神使身上。

bet356怎么存钱  毕竟其他两人的实力,莫妮卡与斯坦拉奇差不多都已经摸清楚了,那个死灵魔法师之前还差点就被斩掉,另一位只有前面出手过两次,之后便与斯坦拉奇在对峙,没有过多暴露自身能力,但从一些细枝末节的痕迹中反推,后者也差不多理解对方的能力特征了。

  应该是类似于能够限制或者束缚他人的能力。

  而且看对方腰间所别长剑,绝不是什么装饰物,剑身上隐隐蕴含的剑气,虽然极其隐晦,但仍旧宣示了它主人的身份。

  一位货真价实的魔剑士。

  想到魔剑士,斯坦拉奇不由又想到了那位名震巴布大陆的年轻公主殿下,虽然双方之前从未有过接触,但他的父亲、也就是辰家族现任家主,对于这位文武双全的公主殿下仍是赞不绝口,甚至有将之收入门下的冲动。

  要知道在西大陆,一切国术馆、剑术学院的橄榄枝,与辰家族家主的青睐相比,根本不值一提。

  历史上能够被家主亲自收入门下的剑士,无一例外,在以后都成为了声名煊赫的大剑豪。

  并且有了辰家族这棵最粗的大树做荫蔽,哪怕远离西大陆,去其他地方游走,即便做出一些出格的事,也可以毫无后顾之忧。

  只可惜这次这位是一国公主,虽然在斯坦拉奇这位长子眼中,这种身份也算不了什么,只不过结合最近利亚的一些动荡与消息,想要将她挖到西大陆,恐怕很难。

  不过斯坦拉奇还是准备去试一试,毕竟虽然辰家族剑术天才辈出,但至今还没有一位魔剑士,能够达到真正意义上的“至圣”。

  援助奥德烈、获取那个神器的秘密,是他们三兄妹赶来巴布大陆的第一要务。

  第二要务,就是前往利亚,看看能不能说动那位公主殿下,即使不愿放弃公主的地位,也不需付出任何代价,只要在辰家族挂个名,愿意亲自前去接受指导十年,他们的任务也算达成了。

  除此之外,他们还有最后一个任务,负责带回一个人,算是家族内部的私事,与其他任何人都没有直接关系。

  至于最后这位自称贝努克的第三神使,斯坦拉奇从对方身上,嗅到了一丝许久没有过的危险气息。

  如果说那位掌握束缚魔法的神使,能够带给他一丝丝忌惮,也让他在之前的战斗中迟迟不敢主动出手,那新出现的这位,带给他的就是宛若汪洋大海般的磅然危机。

  只不过对方的状态似乎有些不对劲,像是受到了某种限制,所以空有一身气势,至于实力究竟保有几分,还是要等真正打过才知道。

  结合之前哈涅斯的言语,斯坦拉奇不难猜测——

  这位第三神使,应该还受到某种封印的影响,并且短时间内无法恢复。

  这对于三人来说无疑是件好事,斯坦拉奇只是担心那所谓的封印,会不会在双方战斗到关键时期突然松动,然后发生一些始料未及的意外。

  那个结界应该就是此人搞的鬼……现在仍然无法辨别他的能力,即便受到了限制,也不容小觑……斯坦拉奇心思电转,直接将贝努克认定为至今为止遇到的最强对手。

  接着他便以辰家族独有的血脉连接,将心声诉与其他两位兄妹:“一会儿你们负责另外两个,我缠住贝努克,谨慎起见,我会以防守为主,等你们解决各自对手,咱们再齐力对付他。”

  斗笠女与白衣青年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前者略一思忖,说道:“那个死灵法师给你。”

  白衣青年自然清楚大姐的喜恶,加上他的剑对于这种死灵之气有着天然压胜的效果,很快点了点头,又以心声问道:“那些新出来的……不会真是上古时期绝迹的巨人吧?”

  斯坦拉奇脸色稍稍阴沉,“没有明显的气息传出,不过根据肉体反馈的信息……强度绝对不低,至少不会比巨龙差,而且那种肤色总是给我一种心神不宁的感觉,待会儿你要小心点,实在不行等莫妮卡了结那个魔剑士,优先过来帮你。”

  “放心,不会大意的。”白衣青年极为笃定,“一个死灵魔法师而已,就算有些奇怪的门道,本体终归也是孱弱无比,只要被我抓住漏洞,就算那些巨人傀儡再强,也救不了他的命。”

  莫妮卡很快将之前与哈涅斯战斗时的心得,以及对方可能潜藏的手段详细说了一遍,斯坦拉奇则是将自己观察的魔剑士特征,也着重提了几点。

  天上,已经附身在巨人体内的哈涅斯,眉头微皱,用精神力说道:“他们好像是在密谋。”

  埃弗蹙眉道:“没察觉到精神力波动。”

  贝努克沉默几秒,回道:“辰家族有一种独特的血脉连接,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做到心意相通。”

  哈涅斯与埃弗恍然,接着又听贝努克补充道:“另外这种血脉连接绝不简单,就像许多种族天赋一样,具有在一定时限内强行提升自身实力的方法。”

  埃弗神情微凛,之前与那位三剑士大哥对峙,就让他一直有种如芒在背的感觉,像是被一头最凶猛的野兽盯住,不敢轻举妄动。

  现在贝努克竟然说这头野兽还未展露出最强的姿态,这份震惊就彻底变成忌惮了。

  哈涅斯的反应更加夸张,操控的巨人不经意张大了嘴巴,像是一个逗弄孩子的大型小丑雕像。

  那个女人剑气有多硬,他可是感受颇深,如果在这种程度上还能再提升一截,还让不让人打了?

  “我不跟那个女人打了,啧啧……”哈涅斯下意识开口,随即又意识到下面三个似乎哪个都不好对付,尤其那名白衣青年,不出意外,手中那把剑应该就是最顶级秘剑“惊雷”,跟他实在是相性不合。

  至于那个黄衣剑士……自始至终都没有出过剑,到现在为止甚至还不清楚那两把剑的属性,哈涅斯实在不敢贸然去触雷。

  “要不……你解决俩?”

  贝努克与埃弗同时转头,后者眼中还带着一丝深深的鄙视。

  以及一丝懊恼。

  靠,被这老骷髅抢先了!

  他现在的状态也好不到哪里去,之前也算是强撑着气势,好不容易骗过了那个黄衣青年,不过过了这么久,对方应该也差不多探清这边的虚实了,再想装腔作势,恐怕直接就得吃上一剑。

  贝努克笑笑,也不生气,只是轻言道:“还不到时候。”

  哈涅斯与埃弗同时一凛,内心深处不由生出一抹震撼。

  他没有直接拒绝,而是言明现在时机未到。

  也就是说……

  贝努克竟然真的有同时与三位剑士交手的想法!

  或者换个意思,只要等时机成熟,他有信心一个人就可以将三剑士杀掉!

  埃弗与哈涅斯瞬间有了信心,他们没有一丝质疑贝努克的想法。

  因为他是第三神使,他有这个实力!

  大不了拼命拖延时间,难道还撑不到贝努克所等待的时机?

  察觉到身边两位他同伴的变化,贝努克嘴角微不可查的上挑一瞬,接着看向下方。

  “三位商量好了吗?再等下去,我可忍不住要出手了。”

  黄衣青年抬头笑道:“早就好了。”

  三人分别将剑气对准各自的目标。

  下一秒。

  三人原本那随处可见的乌黑头发,竟然同时褪色,最终变成了银白。

欢迎大家访问:海天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htxiaoshuo.com/book/3023/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