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都,

  陈清河家中,

  当陈清河得知阿玛尼选择顾独作为年度代言人的时候,陈清河还在为刚刚买到的鲜花而开心不已。

  陈清河愣在院子里,他的手里还捧着一大捧玫瑰,这些玫瑰是九十九朵,为了能给慕容赛儿一个惊喜,这九十九朵鲜艳欲滴的玫瑰可是花了他很大的一番心思。

  可是,现在陈清河心里非常凉,拔凉拔凉。

  站在院子里,陈清河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捧着鲜花的手都微微颤抖,一片片花瓣被晃得掉下来,等陈清河回过神的时候,玫瑰花瓣已经零零散散掉了一地。

  啪!

  陈清河脸色难看,怒气勃发,如果阿玛尼最后选定的是姜越,陈清河虽然会失望,但绝不会像现在这么恼火。

  他恨顾独,他还记得那次去慕容家中吃了一个闭门羹,但转眼间,告诉他闭门谢客的慕容赛儿居然又开车出去。

  他一路跟上去,在天成娱乐看到了顾独,他不知道慕容赛儿出门是不是和顾独有关,但却不妨碍他对顾独的厌恶。

  这一次,居然又是顾独!

  陈清河一脚踩在被扔在地上的玫瑰花上,走到停车库,迅速开车离开。

  陈家的佣人看着陈清河只是接了一个电话,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一时间对那个电话很是好奇,继而聚在一起小声议论起来。

  .........

  这边的陈清河气得快要爆炸,但远在京城的顾独却很是开心。

  京城,

  东城区,饭店蒹葭明月阁。

  包间中,顾独和潘铁坐在一起吃饭。

  看着顾独嘴角止不住的上扬,潘铁加了一颗花生米扔进嘴里,笑道:“刚才和你聊《我不是药神》的票房你也没这么开心,谁的电话这么高兴?”

  潘铁太了解顾独了,这家伙看着年轻,但实际上稳如老狗,一般的事可很难让顾独失态。

  顾独捏起酒杯,在潘铁惊讶的目光中一饮而尽,砸了咂嘴,顾独才看向潘铁,说道:“孙颜说,阿玛尼已经决定,邀请我成为他们的华国区代言人。”

  顾独手托腮看着潘铁,虽然之前就有过预料,但心中还是有一种惊喜的感觉,他穿越到这个时空,如果想要享受生活,他有一百种方法,根本用不着努力、用不着在娱乐圈勾心斗角。

  但顾独从穿越来的第一天起,就没有想过要混吃等死,他努力、奋斗,既然做了就要做到最好,这个世界很大,远不止一个华国。

  在地球上,他没能成为国际巨星,在这个时空,他希望能实现自己当初的梦想。

  据顾独了解,华国艺人冲击国际娱乐圈很有难度,成为国际一线巨星的华国艺人更是只有古月天王一个,甚至国际二线巨星都寥寥无几。

  许多华国王级艺人卡在一个门槛上,那就是出了华国,或者出了东南亚,压根就没有知名度。

  这对王级艺人来说是一个必须解决的障碍,而成为国际一流乃至顶级奢侈品的代言人,就是一个好方法。

  如果去国外参加某某奖项,跟人家说演过什么电影什么角色,别人或许不知道,但如果说是阿玛尼、爱马仕、香奈儿的品牌代言人,顿时就有一种高大上的感觉,让听者肃然起敬,没有一定的地位和影响力,这些品牌压根不会找上你。

  这也是当顾独听到阿玛尼选中自己的消息之后,很高兴的原因。

  “咦?”潘铁一愣,瞪大眼睛看着顾独,道:“阿玛尼邀请你做他们的代言人?我怎么没听说过?”

  顾独笑了笑,道:“当时我也没什么把握,不想到处宣扬,万一没有被选中,可就丢人了。”

  潘铁看着顾独,发了会呆,他虽然不是艺人,但平常和艺人接触很多,自然知道对于一个艺人、尤其是像顾独这样有志于国际娱乐圈的艺人来说,能拿到顶级奢侈品的代言,好处会有多大!

  潘铁甚至以为顾独是在开玩笑,但看着顾独的神态,又不得不相信这是真的。

  “啧啧,恭喜你啊。”潘铁举起酒杯,道:“来,干杯。”

  顾独笑着点了点头,道:“谢谢,喝了这一杯今天就到这儿了,你回去继续等你的新领导,我也要准备一下和阿玛尼签合同的事。”

  顾独来找潘铁,本来是想要了解一下京城电视台新上任的台长袁宽,但本来年后应该到的袁宽却迟迟见不到踪影,让潘铁好一阵抱怨。

  “呵,这位新台长是要给我们来个下马威啊,架子摆的不是一般的大。”潘铁摇头皱眉道,“照我看,当初杨台长走了之后,还不如让蒋副台长上位,毕竟她是台里老人,资历也够,能力也有,谁能想到总局那边偏偏要空降下来一个,这不是搞事情嘛。”

  顾独听潘铁说完,安慰道:“应该是好事情吧,文化总局的柳局长主张文娱改革,学习欧美的运作模式,她安排这位新台长,应该有深意吧。”

  潘铁听了冷笑着摇了摇头,因为喝了许多酒,脸上、脖子上都弥漫着红晕,呼吸间都带着酒气,“老顾,杨台长跟我说了,这个新台长袁宽以前就是柳如佳的对头,当初将柳如佳从文化总局排挤到魔都分局的就是他。”

  顾独第一次听到这些内幕消息,顿时来了精神,坐直身子听潘铁接着讲。

  潘铁冷笑道:“现在柳如佳卷土重来,还当上了总局局长,你觉得她会放过这个老对手吗?至于文娱改革,呵呵,袁宽就是一死心眼的保守派。”

  顾独听了眉头一皱,“既然这样,柳如佳为什么把袁宽安排到京城电视台?”

  京城电视台这些年发展的很好,柳如佳应该很重视才对啊,而且把政见不合的对手安排到京城电视台这个重要位置,可不是一招好棋。

  潘铁听了摇了摇头,道:“老顾,你想问题太简单了,文化总局可没表面上这么简单,柳如佳有上面的支持,但袁宽也有后台啊,他还是当初叶老局长的亲信,关系多得很呢,柳如佳原本应该是想把袁宽赶出京城,发配边疆养老,但在有些人的干涉下,柳如佳虽然将袁宽提出了文化总局,但却放在了我们台里,唉。”

  “这样吗?”顾独嘴巴紧抿,陷入思索。

  良久,顾独才回过神来,管他什么人,不碍着自己就行!

  :。:

欢迎大家访问:海天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htxiaoshuo.com/book/21811/6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