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然,有人惊讶的喊了一句,“那是陈主席!”

  之所以人们这么迟才认出政纪身边的陈光,只因为方才政纪的表现太过吸睛,让个子不高站在他侧后方的陈光倒显得有那么几分不显眼。

  然而,陈光毕竟是陈光,那个在官方媒体中最重要的存在,他往往是高高在上的,往往是可望而不可即的,在王权千年的华国中,有着独特的意义。

  可是此刻的陈光,在众人的眼中却怎么看都怎么不对劲。

  此刻的陈光,如同一只没有感情的机器人,视线与众人接触之间,没有感情的波动,仿佛面前的一切都是空无的。

  手足无措,这个词用来形容此刻大厅内的众人的反应是最为恰当的,而有的人,已经下意识的站直了身体,露出了笑容,这是面对上级领导的时候的下意识表情。

  可是马上的,却又感觉到了不对,政纪和陈光的组合,这不太对啊?

  要知道,这位领导人在对政纪的批判上,可是不遗余力的,此时就好像不共戴天的两个人走在一起的感觉。

  “砰”,一声脆响,惊醒了大厅中深思各异的人们,陈光却绊倒在了地上,摔得很重,甚至牙齿都磕掉了,抬起头的时候一嘴的鲜血,颇为狼狈。

  而政纪,却站在一旁冷漠的看着,没有丝毫伸手帮助的意思,仿佛在看一个微不足道的人一般。

  这一幕,忽然让大厅内的“观众”有一种荒诞感,有人开始觉得事情更不对头了。

  思索之间,政纪已经走到了门口。

  “开门,”政纪只说了两个字。

  门口的警卫有些迟疑,政纪现在的身份,如果认真来说的话还是通缉犯,可是他旁边的陈光,却让他有一种进退两难的感觉。

  然而,政纪并没有给他充足的迟疑时间,手按在了钢化玻璃材料的大门上。

  “你,你要干什么!”一名长官模样的男子紧张的说道。

  阳光,洒在透明的玻璃上,下一秒碎成了千万块,在人们的视线内绽放。

  人们呆滞的看着这一幕,这可是加厚特制的钢化玻璃,就是一般的子弹都难以击穿,可是却在这样的一只手掌下支撑不到一秒!

  “陈光首长?”作为武警队长的李楠,试探着喊道。

  然而,陈光却对他的声音无动于衷,仿佛失去了灵魂一般,跟着政纪的步伐。

  李楠忽然眉头一挑,首长的状态不正常!很可能是被政纪挟持了!

  “别动!放开首长!否则我们就开枪了!”李楠抬起枪口,指着政纪大声喊道!其他武警也都举起了枪。

  然而,政纪旁若无人的走着,仿佛看不到那黑洞洞的枪口。

  看到这样的景象,李楠愈发确认了这一点。

  “保护首长!有必要击毙他!”因为政纪和陈光的距离并不是贴身,所以李楠果断的低声对身旁的士兵发布了命令。

  “砰!”枪声响起,李楠做出了决定,对着政纪开了第一枪。

  政纪抬着的手掌,轻轻的松开,掌心一枚金黄色的子弹叮咚一声脆响掉落在地。

  脸部的神经根据大脑的指令,牵扯着众人的表情,目瞪口呆的看着地上仿佛顽皮的孩童一般蹦跳反弹的子弹。

  这是假的吧?所有人的第一感觉是如此,然而地上橙黄的子弹和依旧安然无恙的政纪却告诉他们这是事实。

  他对自己的枪法有信心,更何况这么近的距离,可是看着完好无损的政纪,再看看地上的子弹,如果这是真的的话,那么他的人生观将受到前所未有的冲击!

  “我不想杀人,所以你们随意,”政纪看着李楠,声音在安静的大厅内回荡,话罢,手掌轻轻一弹,地上的子弹伴随着划破空气的啸叫,击碎了李楠手中的枪!

  政纪在紧张的几乎难以呼吸的气氛中,迈步前行,李思思的惊讶的发现,政纪竟然朝她走了过来。

  “你,带我去直播间,”政纪在路过李思思身旁的时候,忽然开口了。

  李思思愣了愣,有些惊讶的看着政纪,似乎完全没想到他竟然选她带路,下意识的看向一旁的欧阳丹。

  欧阳丹有些紧张的看着政纪,眼中有几分对李思思的担心。

  短暂的犹豫之后,李思思鬼使神差的决定带着政纪朝着电梯走去。

  直到政纪的身影消失在了电梯内,大厅内的武警们也没有开枪,或许是因为投鼠忌器担心他旁边的陈光,也或许是因为政纪刚才的表现。

  电梯内光洁的墙壁在洁白的灯光下反射着政纪和李思思的身影。

  李思思忍不住从电梯镜面反射中观察着政纪,脸稍微有些红,不知道为什么,面对着最近报道中穷凶极恶的政纪,刚才的她竟然没有多少害怕的情感。

  忽然,李思思注意到了政纪鬓角的几缕白发,微微一愣,因为在她的记忆中,政纪今年也就三十多,无数个疑问在她的心头翻腾,她忽然很想去了解他。

  “你是政纪吗?”有太多好奇,李思思最终还是忍不住开口了。

  政纪转头看着她,点点头。

  李思思有些兴奋和激动,她没想到政纪会真的回答自己,在她的感觉中,此情此景中政纪应该是高冷的,沉默不语的。

  “你还记得我吗?在10年的时候,我曾经采访过你,”李思思有些紧张的捏了捏手指,看着政纪道。

  政纪再次点点头,“我记得,李思思”。

  声音有些沙哑,但很有磁性呢,李思思心里想。

  “你叛国的事,是真的吗?”李思思想起了去年那轰动全国的惨案,可以说那是政纪人设被倾覆的开始。

  政纪忽然转过身来,直视着李思思,让她吓了一跳,甚至退后了两步,靠在了电梯墙上。

  这一次,政纪并没有回答,也让李思思心里揣揣。

  “叮咚,”电梯门打开,打破了令人有些压抑的氛围。

  十分钟后,演播室内,李思思站在摄像机前,复杂的看着里面的政纪和陈光。

  她没想到,政纪的要求,竟然是全国直播。

  看着摄像机开启的信号灯闪烁,代表着此刻直播已经开始,央视频道已经开始播放此刻直播间的画面。

  他想要做什么?

  很快,李思思就知道了。

欢迎大家访问:海天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htxiaoshuo.com/book/21759/12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