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蝠将驼背老人耕心的一举一动全都看在眼里,见他此时此刻脸色惨白,便又将目光移到了陆遥和离疆的身上,以他的修为自然也知道陆遥和离疆此时正在恢复实力,可是自负的鬼蝠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却也丝毫不为所动。

????因为他知道一条至理名言,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的一切都是没有丝毫意义的,他既然能够打败两人一次,那自然也能将他们打败第二次,第三次,甚至第四第五次,尤其是已经祭出了鬼蝠幡击败了驼背老人耕心,他最大的担忧都已经消除了,陆遥和离疆此时在他的眼中就如同两只待宰的羔羊。

????“呼,呼,呼!”

????突然,空气中传来一阵粗重但又很有节奏感的呼吸声,一下子将包括陆遥在内的三人的目光全都吸引了过去。

????当三人循声看去,只见驼背老人耕心此刻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只是他此时的情况看起来显然要比先前好了很多,口中吞吐之间似乎也是隐隐有着金色的雾气闪烁。

????“你这是什么功法?”鬼蝠也是一脸凝重的看着驼背老人耕心,吞吞吐吐的吼道。

????“歹!”

????驼背老人耕心根本无视鬼蝠的怒吼,大喝一声,全身道袍无风自鼓,原本瘦小且佝偻的身形随着他这一呼一吸之间竟然是渐渐的胀大了几分,他的右手将那十八颗珠子串成的念珠用力一捏,只听一声脆响,那串念珠之间串联的金线应声而断。

????现实社会中,线绳串成的珠子能够紧紧的连在一起,若是线绳断了,珠子则会落得满地都是,可是驼背老人耕心用力一挣,金线断了,珠子却是没有一颗掉落,反倒是一个个从他手中缓缓漂浮起来,滴溜溜地转个不停。

????十八颗珠子,一种颜色,全都是金光闪闪的模样。如同这个世界上突然出现了十八颗金光闪烁的太阳一般,整个废旧的物流公司院落之中也是温度渐渐升高。

????“你竟然动了禁忌之术,难道你真的不怕死吗?”黑蝠此时终于是看明白了,他也看到了驼背老人耕心目光中的那一丝决绝,可他依旧是有些不敢相信,吞吞吐吐的看着驼背老人耕心问道。

????“临!”驼背老人耕心依旧是不去理会鬼蝠的震惊,用一种很奇怪的发音方式念出了道家九字真言中的第一个字。

????只见当驼背老人耕心念出这个“临”字的时候突然有一种奇怪的能量从他的面前的一颗珠子上爆发出来,冲着黑蝠手中的鬼蝠幡撞了过去。

????黑蝠自然是知道驼背老人耕心这么做的目的,他哪里敢让驼背老人耕心真的攻击到鬼蝠幡,口中也是一阵碎碎念,双手不断的变换着指诀,空气中那股冰冷的气息变得更加浓厚,数十只如同天空霸主雄鹰一般大小的黑蝙蝠朝着那股能量撞了上去。

????那种场面就如同是在战场上有无数的人前赴后继的想要堵住对方的最主要的火力点似的,想要凭借着数量的优势将对方的火力完全压制下去。

????“砰!”

????一声巨响,那数十只如同天空霸主雄鹰一般大小的黑蝙蝠全都在这一声爆炸中化作了飞灰,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只是,驼背老人耕心那个蕴含了道家九字真言第一字威力的珠子也是在空中炸裂,找不到了踪迹。

????如此惨烈的激斗,离疆自然是见识过很多,但是在此时的师徒二人看来还是很震撼的,因为只有离疆知道以那种身体状况还强力催动道家的九字真言意味着什么,而他更知道黑蝠能够拦下驼背老人这道家九字真言第一字是多么的不易。

????“兵!”

????黑蝠成功将驼背老人耕心道家九字真言中的第一字的攻击化解,尚未来得及高兴,驼背老人耕心便又以那种奇异的发音方式道出了道家九字真言中的第二字。

????两次的招式一模一样,这个“兵”字脱口而出的那一刻一股席卷天地的能量全都附着在了驼背老人耕心面前的一颗小珠子上,亦如第一次一般朝着漂浮在黑蝠头顶的鬼蝠幡撞了过去。

????这一次,黑蝠没有了第一次那般的震惊,他依旧是使出了同样的招式,手诀变换,又是数十只大如雄鹰一般的黑蝙蝠朝着那颗附着着道家九字真言第二字能量的珠子前赴后继的迎了过去。

????“砰!”

????二者相撞,一声震撼天地的巨响在众人耳畔响起,依旧是难分伯仲。

????“斗!”

????驼背老人耕心第二次攻击依旧是未奏效,可他依旧是没有丝毫的表情变化,迅速的以那种奇怪的发音方式道出了道家九字真言的第三字。

????“砰!”

????又是一声巨响,结局和前两次一模一样,难分伯仲。

????“者!”

????“皆!”

????“列!”

????“砰砰砰!”

????连续三次攻击,驼背老人耕心的攻击方式一模一样,都是那种奇异的发音方式道出道家的九字真言,一字一字的按照顺序,没有错落,而黑蝠也是连续三次以同样的方式化解。

????只是随着这前后六次的攻击,原本本就有些紊乱的气流变得更加狂爆起来,此刻若不是在大战之前黑蝠和驼背老人耕心都心照不宣的在这里布下了一个不被外界看透的结界,恐怕若是让这一股股的乱流四散涌去,西京市一定会掀起一场大灾难。

????恐怕到不了明天,各路的新闻媒体都会报道说,未知能量大爆炸,西京市多处建筑受损,市民惊魂未定。

????“耕心,你还有什么招式都使出来吧,既然你敢动用禁忌之术,今日你若是不能给我造成伤害,都不用我出手你就会经脉尽断而亡,哈哈!”黑蝠虽然是抵挡住了驼背老人耕心连续六个道家九字真言的攻击,可他也是受了一些不轻的伤,此时狂笑着说话时呼吸已经有些紊乱了。

????只不过此时已经恢复过来的陆遥看的出来,相比之下驼背老人耕心的情况更差一些,脸色苍白无一点血色,嘴唇也已经开始干裂,有一些看起来乌黑乌黑的东西从裂缝中缓缓渗出。

????“阵在前!”

????这一次,驼背老人耕心突然大吼一声,几乎是用处了全部的力量一口气道出了道家九字真言中的最后三字。

????当驼背老人耕心一口气道出这个三个字的时候,面前剩余的十二颗珠子全都蕴含着巨大的能量朝着黑蝠头顶漂浮的鬼蝠幡涌了过去,整个空间的气流变得狂暴起来,即便是以陆遥的修为也是被震得耳膜生疼,脑袋有种快要炸裂的感觉,识海中一片空白。

????那阵势真的有种经典点的武侠小说中描述的金毛狮王谢逊的狮吼功一般,将那些低修为的人直接震成了白痴的架势。

????“血蝠王,给我破!”这一次,黑蝠也是练练变换手诀,同时大吼一声。

????只见那个之前重创过驼背老人耕心的蝙蝠头,人身的怪物突然出现,而且整个躯体变得比第一次还要清晰一分,而且身去也是瞬间胀大,有种魔王降临的感觉,朝着蕴含着道家九字真言最后三字威力的十二颗珠子撞了上去。

????“噗!”

????这一次,眼看着那蝙蝠头,人身的怪物血蝠王朝着那十二颗珠子撞上去的时候,驼背老人耕心突然出手在自己胸口猛捶了一下,一口夹杂着些许黑色的血液自他口中喷出,后发而先至,丝毫不差,全都喷在了那十二颗珠子上。

????“轰隆!”

????一声惊天巨响传来,震得陆遥、离疆、驼背老人耕心和黑蝠全都是向后连连退了数步才稳住身形。

????众人站定之后全都是不约而同地看向了刚才那十二颗珠子和血蝠王碰撞过的地方看去。

????亦如之前,十二颗珠子在碰撞中全都化作了漫天的齑粉,血蝠王也不见了踪影,反倒是那面恐怖的鬼蝠幡依旧漂浮在黑蝠的头顶,虽然有些倾斜了,但它看起来似乎并没有在这一次的碰撞中毁灭。

????“该死!”

????陆遥轻骂一句。

????陆遥刚开始不明白驼背老人这么做的用意,但是后来他明白了,驼背老人让自己和离疆恢复实力的时候其实已经预料到了这将是一场艰难的大战,而他们两人则是最后左右胜负的希望所在,也算是驼背老人的后招了。

????后来,黑蝠祭出了寄居在鬼蝠幡中的血蝠王,驼背老人耕心祭出了道家的九字真言,不惜动用禁忌之术来强行催动,显然其目的并不是为了一举击杀黑蝠,而是想要用自己的最后一丝力量将鬼蝠幡毁灭,同时重创黑蝠,然后将最后的赌注全都压在了陆遥和离疆的身上。

????可是此时一看,驼背老人耕心已经有种油尽灯枯的感觉,情况差到了极点,而他想要摧毁的鬼蝠幡却依旧漂浮在黑蝠的头顶。

????这真的是一个很让人难以接受的局面。


欢迎大家访问:海天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htxiaoshuo.com/book/21646/8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