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城无敌一夜没睡。

  这一夜,中洲,甚至整个黑暗世界,不知道有多少人默默的等到了天明。

  浩浩荡荡的兵锋在晨曦的光芒中还在朝着浮岛与沧澜汇聚,山坡的凉亭里,东城无敌轻轻拍打着古老的栏杆,望着依旧奔腾的沧澜江,凝重的如同一尊雕像。

  白清朝坐在他身后的石凳上,将手中摆弄了一夜的茶壶重重放在桌上,看上去有些坐立不安:“天澜还没有消息?”

  东城无敌缓缓摇了摇头,淡淡道:“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

  白清朝沉默了一会, 没有说话。

  独自一人登上帝兵山。

  李天澜让整个黑暗世界的人见识到了他的气魄。

  但这同样也意味着他要面对着无数的危险。

  东城无敌虽然调动了大量的军队,从根本上抑制了北海王氏最强大的北海军团,可帝兵山上还有没有什么后手,两人心里都没底。

  距离李天澜踏入帝兵山已经过去了一夜。

  但两人仍旧没有收到关于帝兵山的任何消息。

  “不应该有问题的。”

  东城无敌突然说道。

  “以天澜目前表现出来的实力,他上帝兵山,击败帝江,不可能会出现什么意外。如今北海王氏内忧外患,夏至不可能亲自出手,她不出手,帝兵山就不会有可以制衡天澜的力量。”

  白清朝的手指无意识的摩擦着面前的茶壶,良久,才说道:“王天纵有没有可能强行出手?”

  这一直是他最担忧的事情,同样也是黑暗世界所有人关注的焦点。

  东欧那永恒的一剑可以说是数百年来最强的一剑,人们可以肯定王天纵在那一剑中受到了极为严重的重伤,但却没人可以肯定王天纵的伤势到底有多重。

  不敢肯定,就没人敢轻举妄动。

  李天澜的做法给了所有人一个观察北海王氏虚实的机会。

  天光锁灵台。

  一路横扫。

  整个北海行省都在不断动荡。

  王天纵始终不曾出面。

  这让整个黑暗世界的人都意识到了什么,但却无法确信,或者说不敢置信。

  直到今日。

  打穿了整个北海行省的李天澜踏足帝兵山。

  王天纵会不会出现?

  如果他出现的话,以他在东欧表现出来的境界,哪怕只能勉强出一剑,也不是现在的李天澜可以挡住的。

  “没可能。”

  东城无敌笑了笑,声音清淡却肯定的回答道:“他现在能活着都算是运气好,甚至已经陨落都说不定,根本不可能强行出手。”

  白清朝转头望着圣州的方向,久久不语。

  “不用担心。”

  东城无敌坐在他对面,给自己到了一杯早已凉透的冷茶:“这会虽然还没有消息,不过应该也快了。”

  “你不觉得有些奇怪吗?”

  白清朝突然问道。

  “你指什么?”

  东城无敌看了他一眼。

  “北海王氏太安静了。即便是没有了王天纵,北海王氏的综合实力依旧无比强势,但这一次他们的表现太安静了,安静的甚至可以说是有些软弱,天澜打穿了整个北海行省,帝兵山如此被动的迎敌,帝江自取其辱,难道他们真的没有可以威胁李天澜的手段?武力方面就算没有,北海王氏在科技方面可从来不弱,好,就算这些都不谈,从天澜踏入北海以来,中洲可有什么动静?没有。一点都没有。东南集团一直都在沉默,这未免太过反常了。”

  白清朝的声音冷静而疑惑。

  “你不明白?”

  东城无敌笑了起来。

  “因为北海是中洲的一部分。”

  他缓缓说道:“中洲是一个国家,一个阵营,同一个阵营是有规则的。天澜此次入北海,要的是一个交代,他踩着王氏的脸向上走,但始终没有做出什么让中洲无法接受的事情来,这是守规矩。北海王氏就算真的有可以杀了天澜的手段,也不能用,用了, 就是不守规矩。”

  “在规则之内,天澜只要实力可以横扫一切,北海王氏能拿他如何?”

  “不是这样。”

  白清朝凝重的摇了摇头:“就算北海王氏不动天澜,东南集团难道不能在别的地方做文章吗?”

  北海王氏是黑暗世界最强的势力。

  而在中洲,由北海王氏主导的东南集团,也是中洲最强的集团之一,那种影响力明显的要强于豪门集团,甚至强于学院派。

  东南集团异常的沉默,才是最让他不安的。

  “还是那句话。”

  东城无敌缓缓道:“北海是中洲的一部分。”

  “我这么说没错吧?”

  东城无敌问道。

  “当然没错。”

  白清朝说的毫不犹豫。

  “确实没错。数百年来,这句话北海再说,中洲再说。”

  东城无敌的笑容有些冷漠:“这是事实。但这样的事实,谁会真的认为是事实?”

  “历史上北海王氏很多次的决策都或多或少的影响到了中洲大势的走向,当然,这样的影响很多时候都是良性的,但一代又一代的执政集团,执政者,他们不会认为良性的就是好的。”

  东城无敌挥了挥手:“没人会否认北海王氏对中洲的功绩和重要性,但北海只是一个行省,王氏只是一个家族,一个家族啊,却影响了整个中洲的大势,这样的影响就算再好,在当权者眼中又有什么意义?一点都没意义。他们只会觉得,这不正常。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这样的结果,确实是不正常。”

  “北海是中洲的一部分,北海行省属于中洲,呵...呵呵...”

  “数百年的时间,每一代执政者都会在某个时期思考一个问题,你知道是什么吗?”

  东城无敌云淡风轻的声音中,白清朝却清晰的察觉到了一股巨大的近乎磅礴的压力。

  他下意识的坐直了身体,摇了摇头。

  “他们思考的问题出奇的一致,在北海王氏无数次影响中洲的时候,每一个执政者都会想,都说北海行省属于中洲,可因为王氏的存在,实际情况又是什么样的呢?北海王氏到底是属于中洲,还是中洲其实属于北海王氏?!”

  他清清淡淡的声音如同一道惊雷,刹那间滚过白清朝的头顶。

  白清朝的脸色一变,北海清凉的晨曦中,沧澜江的风吹过两岸,可他的脑门却瞬间多了一层密密麻麻的冷汗。

  北海到底是属于中洲。

  还是中洲其实一直都属于北海王氏?

  这绝对可以说是最敏感的问题。

  东城如是挥了挥手:“答案不重要。重要的我刚才已经说过了,这不正常。”

  “东南集团不是刻意在沉默,而是不得不沉默。因为他们也是当权者,他们或许不会认为这不正常,可中洲有六大集团,东南集团的意志很重要,可其他五大集团的意志同样重要,他们认为这是不正常的,那就是不正常的。”

  东城无敌平静道。

  “这些...你...”

  白清朝的语气有些干涩。

  “总统跟我聊过这个话题。”

  东城无敌沉默了一会,缓缓道:“既然是不正常的,那就要去纠正。”

  白清朝的呼吸有些不畅:“怎么...怎么纠正?”

  “北海行省属于中洲。这是事实,事实就应该变成真正的事实。”

  东城无敌说道:“你还不明白吗?最起码现在,北海王氏暂时已经缺少了可以横扫一切的力量,所以现在的北海,现在的东南集团,面对的并非是豪门集团和学院派联合所带来的压力,他们面对的是中洲五大集团默契联手的压力,他们必须沉默。”

  白清朝沉默了很长时间。

  难怪。

  李天澜在北海所做的一切虽然没有触及底线,但并非没有出格的地方,可中洲却始终沉默。

  原来如此。

  中洲完全是想借李天澜的手将北海王氏的虚弱暴露给所有人看。

  当所有人察觉到北海的虚弱而蠢蠢欲动的时候,中洲则会强势出击,横扫一切。

  北海必须意识到他们必须紧紧靠拢中洲的好处,也必须意识到他们自己的位置。

  他们只是中洲的一个行省,而不是中洲的主人。

  再说的明确一些。

  中洲的举动,完全是在不动声色的削弱北海王氏和北海行省的自治权。

  “最明确的目标已经有了?”

  白清朝苦笑起来,他敢肯定,如此计划目前只是在有限的几个人心中酝酿,甚至有可能只是在几位中洲议会理事心中酝酿,很多议员都不一定有资格知道,白清朝知道自己权限不够,但还是忍不住问了一下。

  “目前最明确的目标,就是将北海的零零三号基地收归国有。”

  东城无敌缓缓道。

  白清朝豁然变色,甚至一下子直接站了起来。

  在漫长到无数年无数代的沉默中,在最合适的机会里,中洲终于亮出了隐藏了许久的獠牙。

  对着北海王氏。

  中洲这样的举动未必是朝着北海王氏捅刀子,可这一系列的动作,却无疑是在给北海王氏身上套了一根绳索。

  北海零零三号基地。

  这是一个只是在传说中有过报道的基地,基本上很少有人知道这个基地的确切位置。

  这是北海王氏的核实验基地。

  北海王氏目前所有的核动力,发电站,甚至军事设备,甚至是核武器,都跟零零三号基地有着密切的关系。

  将零零三号基地彻底纳入中洲体系,这意味着什么,实在是有太多的可能。

  “有把握?”

  白清朝缓缓坐下,下意识的压低了声音。

  “这是最好的机会。”

  东城无敌不动声色道:“总是要试试的。”

  “如果事情真的到了不可挽回的地步...那...”

  白清朝下意识的颤抖了下,脸色有些苍白。

  “没有这种如果。”

  东城无敌笑了笑:“我们又不是傻子,不会蛮干的。”

  电话铃声突然响了起来。

  东城无敌拿过手机看了一眼号码,微微挑眉,整个人紧绷的精气神似乎一瞬间舒展起来。

  “天澜的电话。”

  他愉悦的说了一句,接通。

  “部长,我会乘船在龙江上岸,顺便去一趟叹息城。”

  李天澜有些低沉的声音响了起来。

  东城无敌愣了一下,下意识道:“事情不顺利?”

  良久的沉默,李天澜深呼吸一口,茫然道:“我不知道。”

  他不知道事情算不算顺利。

  打穿了北海,登上了帝兵山,事到如今,他却不愿意去想这些事情。

  “夏至答应了我很多事情,等见面,我们在详谈。”

  他缓缓开口道。

  东城无敌脸色一松,点点头。

  他知道了李天澜此行的结果,自然也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中洲方面,你有什么要求?我可以去运作。”

  他主动开口道。

  李天澜笑了笑。

  他的声音似乎有些疲惫,但却无比稳定:“不用。”

  他说道:“对中洲,我没有任何要求。”

  东城无敌沉默了很长时间,才笑了起来,看上去极为开心。

  “嗯。”

  他赞许的点了点头:“这是最正确的做法。能不能说说你的想法?”

  “没什么想法。”

  李天澜静静道:“我只是觉得应该告诉某些人,我属于中洲,而不是中洲属于我。”

欢迎大家访问:海天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htxiaoshuo.com/book/21644/662/